弘农刁氏文化研究院.jpg

新闻详情

刁家祠堂沐家风

刁家祠堂沐家风

文/贤者无忧

金堂县广兴镇至今还保留着比较完整的祠堂就是刁家祠堂。二百多年前,刁氏先祖刁荣桂于乾隆七年(1742)九月二日携妻偕子迁金堂县广严寺邓家沟置业落足,光绪八年修建刁家祠堂。

刁氏家族很讲究风水。刁家祠堂后面的梁子形似一个卧在大地的天鹅,头部向东,左右的稍低的梁子就像天鹅的两个翅膀,梁子后面有一个巨大的圆石。当地人都叫这里为“天鹅鲍蛋”。大院前面有一条小溪,静静地流淌。小堰塘里,鸭子戏水,微波荡漾。堰塘旁边有一口井,就是刁荣桂来川时,自己挖出来的。这口井水富足,除了供人们生活之用外,还灌溉附近的农田。智慧的刁家人,用石条砌成三个格间,充沛的井水从第一格流向第三格,然后流向堰塘。第一个呈圆形,里面的水供饮用,第二个呈方形,供全族人洗红苕、蔬菜,第三格之水用作洗衣服。确保了水质不被污染。这在当地是一个少见的水井构造,方显节约用水之理念。

刁氏祠堂至今还保持完整。祠堂呈四合院状,正面有五个大门,中间门最大,其余四个稍小。建筑采用黑砖和灰瓦。支撑使用巨大的圆木,墙壁采用木板和石板。通过前面的厅堂后,几十级石梯,上到主殿,这里是供奉历代祖先的地方,显得神圣庄严。屋后的山上就是刁氏先祖刁荣桂之墓,每年清明,全族人都会聚集在此祭奠先祖。据刁家的老人们讲,刁家祠修建时,开初正门和两侧各二道门门楣均修成半园弧形。由于朝廷的规定,家族没有状元的不修建圆形门。有人举报,刁家人连将圆形们改为方形,避免了一场官司。

刁氏家族有严格的家风家训。凡是犯了祠规的,轻者罚跪、罚关来饿饭,重者罚挨板子、直至“活埋”。据刁氏家族的老人们说,在解放以前,刁氏家族出了一个吸食鸦片的败家子弟。该子弟因长期吸食鸦片,还干了偷盗之事。由于屡教不改,于是刁氏家族就聚集了始入川时的四房人的后裔,对该子弟进行惩戒──“活埋”(其实也只是吓唬吓唬他)。据老人们讲,当时还真的将泥土埋到了该子弟的颈项部位了。该子弟吓得立即认错,表示再也不吸食鸦片,再也不干偷盗之事了。族人们见他有悔改之意,于是就把他放过了。这个故事,成了刁氏家族教育子弟不要违法乱纪,要走正路的活教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刁氏家族之《公议祠规》:

--尊祖也。祠宇之成原为追远而设先辈。君/良侯,昌/盛侯四公子孙,遗留场口牛棚菜园旱土一分并公积会赀,以作桂公蒸尝。后辈祗宜培补加增,不得从中舞弊渔利。每岁二祭来祠祀祖俱宜衣冠整肃牲仪丰洁以尽其城不得在祠嬉笑怒骂陨越权仪违者议罚。

--教伦也。为父母者正身教子,为人子者守身亲,兄弟友如手如足,夫妇谐和正内正外正能,如此便是把是敦伦。量事轻重议罚议刑。

--睦族也。现在四房人众已至七代。自祖宗视之同系一气,但人分班次、尊卑长幼之节不可不严,违者议处。至族中有是非优喜等事,凡属族众总宜相助相恤,视同己事,方可消内患而御外侮。不得同室操戈,自相攻击。不得想方设计舞弄权愚。不得遇事唆摆,幸灾乐祸。如有此等情事,族众议罚议刑,违者禀官究治。

--正家也。父子兄弟、妯娌、子女合为一家,最宜严肃规矩。内外有别,不得男女混杂同坐同席,穿房入室,嬉笑妄言,不避嫌疑。致如有越礼等事,责在家长。议罚议处。

--正业也。士农工商具是正业。子弟虽愚必须送之读书,始知道理。农为衣食之本,不读即耕,方于仰事俯獣,有所依赖。工贾兼营亦可养家,不得抛弃正业,游手好闲,窝赌窝盗,入教从匪,学戏当差,如诸卑贱等事,集祠议罚议刑,还出祠外,不得与。

--端品也。作正人做正事,便是端品。书云:做善降之百祥,不善降之百殃,此理由今不爽。如族中子弟有蹈染邪淫,学吃鸦烟,肆行赌博,不听父兄约束者,族众议刑出祠外,不得与祭。

--崇教也。祠中设立学堂,原为子弟读书明理而设。为师长者务宜严立学规,督责功课。每逢朔望,齐集诸生讲明道理,使子弟知得是非善恶,方不至流为匪类。

刁氏家族由入川时的四房人,发展到现在的三千多人,两百七十多年来还出了不少杰出人才,其良好的家训家规在刁氏家族的兴旺发达中了良好的劝诫作用。走进刁家祠堂,不仅感受历史的厚重,更多的是感受这里的文化,从宗族的家规家训里面可以读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灿烂光辉。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9683/


文章分类: 宗祠祭典
分享到:
自由容器